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税收宣传地税文化文学作品
听雨

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04日
信息来源: 响水地税局
字 体:【
访问次数:

  雨点打在铁皮板上,落在青草地上,溅起氤氲的水汽,青衣长袍的先生转头望向学生若有所思。在一片淅淅沥沥的雨声中,一群青春洋溢的学子凝神静坐,侧耳倾听雨声,仿佛忘记了身在学堂,忘记了身处乱世,那一刻所有人都沉浸在美好悠然的意境里。这就是电影《无问西东》里静坐听雨的场景。

  电影的这个片段其实源于西南联大学生的真实回忆。西南联大建校时条件简陋,上课的教室,其实是泥巴垒的墙,铁皮封的顶。一次,经济学泰斗陈岱孙上课时雨声太大,便在黑板上写下“静坐听雨”,并笑称“正所谓风声雨声读书声,声声入耳。”

  我着实欣赏这位先生的从容雅致。我也曾为人师,假若遇到雨声太大影响上课这种情况,充其量只能在黑板上写下“静坐作业”几个大字。然而细细一读,韵味全无,风骨全失。静坐是要求,作业是目的,两者放在一起,功利性太强。完全没有了“静坐听雨”那种放松姿态感受自然的惬意,而且还有种强人所难的感觉。据我浅薄的教学经验来看,学生是断然不会静坐作业的。他们更喜欢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,或者趴桌假寐,托腮出神。一旦老师因事出去一下,肯定是锣鼓闹翻天,人人过大年。如果不巧被巡视的校长遇见,若是看到黑板上的“静坐作业”,面对老师时估计也就拉长了脸。如果看到黑板上“静坐听雨”四个大字,估计校长肯定气的吹鼻子瞪眼,痛批老师和学生不务正业。

  所以说静坐听雨也讲究天时地利人和。《红楼梦》里黛玉最喜欢听雨,她住的院子叫潇湘馆,里面栽满竹子,竹叶青翠,竹竿笔直,如果遇上下雨天,风雨穿竹打叶直至堂前,实在风雅之至。黛玉不喜欢李商隐的诗,偏偏对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情有独钟。细细想来,这句诗实在非常符合黛玉的审美情趣。性灵至上、灵气逼人的林妹妹反感李商隐华而不实、文辞堆砌的诗风,但是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却是浑然天成,有画面有意境。盛开的荷花美则美已,然而太过圆润丰满,如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美得太官方,只能让人想到歌舞升平。残荷,则沾染了秋的风雅,一擎枯荷于风雨中飘摇,让人感慨时光荏苒,生命易逝,勾起多少唏嘘。故意留下残荷去听雨声,雨打枯荷,雨落湖面,人于亭中,闲适又孤独,冷静又清醒,实在是别具一格!

  宋代蒋捷的《虞美人,听雨》写出了身处不同人生阶段的不同况味和心境。少年不识愁滋味,听雨也带着作秀的嫌疑,那时青春年华,自然春风得意,醉生梦死!而人到中年,为了生计辗转漂泊,再也没了飒爽的英气,一掷千金的阔气,肆意挥霍青春的勇气,多了天涯羁旅的愁苦,世事变迁的沧桑。到了白发苍苍的暮年,已经体验了生活的酸甜苦辣,感受了人生的百种况味,看破了世间的悲欢离合,这时候听的不是雨,而是自己寄居僧庐孤寂无依、无奈妥协的晦涩心境,只能任它“一任阶前,点滴到天明。”

  古人听雨,总是能听出“弦外之音”,“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”听得是一份闲情逸致,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听得是一种家国情怀,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”听得是一味愁云惨淡。现代人,似乎没有时间和情趣去听雨。碰到下雨的休息日,一般都是睡觉、追剧、刷朋友圈、打游戏。很少有人愿意静下来、慢下来,从容地听听雨声,反思一下自己的生活。即使有一丁点碎片时间,也被献给了抖音、快手、淘宝,大家都很忙,或者装作很忙,似乎只有把自己装满了才能逃避独处时那片空白带来的恐慌。(李婷婷)


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
    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